首页 > 历史 > 揭秘 > 正文

大跃进中谁"直谏"毛泽东阻止三峡工程仓促上马

本文节选自《骨头如故作铜声读李锐“流放”日记》 作者:奚青 原载于《炎黄春秋》2011年第10期

笔者同李锐先生交往多年,每有倾谈。期间,曾为他整理过早年书信、日记等文字,并阅读了他的大部分著作。李锐一生坐过两次共产党的牢,一次在1943年的延安抢救运动中,一次在“文革”中,于秦城监狱单间关押8年。

五十年代后期,毛泽东多次号召领导干部敢于进言,要“六不怕”,即为坚持真理而不怕扣机会主义帽子,不怕撤职,不怕开除,不怕离婚,不怕坐牢,不怕杀头。李锐当真这样做了,结果是“六不怕唯头尚在”除了脑袋,其余五样全摊上了。不过,他在秦城作的诗中有律句:“平生文难成狱,自我批评总过头”。

1963年7月25日下放劳动期间,李锐向水电部刘澜波部长并部党组呈送一份思想汇报。其中谈到:“在五九年庐山会议那一严重的历史关节时,我是造成祸害的当事者之一,确是罪孽深重。然而在内心深处,又常觉得我那是一时性的错误,我并没有居心反党,我同彭德怀同志并没有什么关系;尤其觉得对于主席从来是五体投地,有的也只是某个具体问题上的意见。有时也就不免陷入某种个人的痛苦。”“我在庐山所犯错误,最突出表现在毫无组织观念和纪律观念。”“党和主席所称许的独立思考,按照自己的标准作歪曲的理解,即不是在党的民主集中制、党的组织原则立场上来运用独立思考,而是自己随心所欲地独立思考。”“‘骄傲和放肆必然会把自己淹死。’现在我才算是真正尝到了这口苦药。”

上一页 1 2下一页